拦到了出租上车的时候,林枫直接被赶到了前排的副驾驶座上,车内后排座位这边唐冰瑶坐在靠窗的位置,安欣挨着糖糖一块儿坐而曾睿则是坐在靠窗的另一边座位。

“中间不好坐的吧,要不包子你换到我这边来?”上车的时候曾睿还向着安欣建议,考虑得很周到体贴,而少女却是笑着拒绝:“没事啦,我就和糖糖坐一块儿就好呢,而且反正过去医院也不远,不影响呢。”

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上的某人转身脑袋探过来:

“诶要不阿曾你和我换个位置也行……我不介意的。”

换来的是少女不客气的一个敲头爆栗:“老老实实坐你的去。”

等到某人抱着脑袋缩回前排座位,出租车发动,在夜色中穿过街道和车流朝着默西河畔圣爱丁伦医院的方向进发。

一路上坐在车内后排座位上的安欣继续兴致盎然地和唐冰瑶有说有笑,热心地给女孩儿介绍着车窗外行驶经过所看到的一处处风景,糖糖一开始也充满好奇雀跃地努力睁大眼睛边听着身旁少女的介绍边看着窗外的城市街景,时不时地发出“喔——”的阵阵惊叹声。

但慢慢地,不知不觉间虽然安欣的声音还在继续,可唐冰瑶却已经沉沉睡去。

声音渐止。

看着脑袋倚在车窗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女孩儿,安欣忍不住地微微笑起来:

“这是……真的累了呢。”

旁边的曾睿转头望过来,同样露出几分笑意:

“嗯,国内时间一大清早就起来去机场了。诜苫匣鸪瞪纤济缓煤煤涎坌菹⒐,按照国内时间现在应该都凌晨四五点了吧,能撑到这会儿……很不容易了。”

有些怜惜地伸手轻轻摸了摸唐冰瑶的脑袋,然后轻手轻脚地将女孩儿的身子搂到自己这边、贴心地让她的头能够枕在自己肩上避免在车窗上磕着碰着,随即安欣也转头看向曾睿:

“你也是。谎捕夹量嗔。”

曾睿笑笑:

“小事。”

轻描淡写地就这么一句话带过。

安欣同样也只是微笑了一下,轻轻点头。

这便是作为伙伴之间早已养成的默契和熟稔亲近,一方可以因为担心对方而不远千里连夜兼程赶来大洋彼岸的异国城市,但开口提及时却仿佛风轻云淡毫不计较;而另一方也同样不需要去表达和感谢太多,因为彼此都清楚如果换做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做同样的付出。

所谓感激,并不需要存在于这样的关系中。

因为本就习惯成自然。

理所应当。

“我说,不然阿曾你和糖糖先回酒店去休息吧,不用还特意今晚就跟着一块儿来医院的,明天也有的是时间呢。”前排副驾驶座上的林枫再次转头过来:“对了,你们酒店订了的吧?”

曾睿点头:“嗯,前面上火车前订好的,就在医院附近。”

然后报上了酒店的地址和名字。

林枫眼睛微亮:“哦,那家,刚好啊前辈和小舞姐他们也住的是同一家呢。”

安欣笑着接话:“那方便了,这会儿直接过去把你们放在酒店,然后我和小枫两个人走回去医院都挺近的。”

曾睿稍稍迟疑犹豫了一下,再看了看脑袋正枕在安欣肩上昏沉沉睡着的唐冰瑶,终于点了点头:

“行。”

“就这样吧。”

……

然而在出租车即将抵达酒店的时候,车上的唐冰瑶却又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知道了车内其他三人刚刚讨论好的安排之后女孩儿却表现出无比强烈的反对,坚持着一定是要先将包子送回医院才行:

“包子的身体……还没好呢。”

“不能多走路。”

说着的时候女孩儿还紧紧挽着身旁闺蜜少女的胳膊,小脸上满满是不容争辩的执着:

“我要陪着包子,先回医院。”

实在拗不过女孩儿的坚持态度,加上的确医院和酒店之间的距离也相隔不远,先去哪儿差别并不算大,于是临时几人又麻烦出租车司机师傅改了目的地先回了圣爱丁伦医院。

出租车在医院门前停下。

结账下车之后的林枫和曾睿两个男生负责把行李从后备箱里扛出来,而唐冰瑶则是挽着安欣的胳膊来到大门前仰头看着夜色月光笼罩下的圣爱丁伦建筑主楼,下意识喃喃:

“这就是……包子你住院的地方吗?”

一旁的安欣笑:“是。趺囱醋攀遣皇呛芷,历史很悠久了呢这里,据说英国政府这边接下来还准备把圣爱丁伦纳入保护建筑名单里哦——现在就是晚上,白天看的话更漂亮呢。”

语气轻松地简直像是在介绍着景点一般。

然而这次的唐冰瑶却并没有像在车上时听到各种介绍那样称赞惊叹,只是听得抿了抿嘴唇,看向身旁的少女,小声说:

“很辛苦吧。”

“一直待在这样的地方。”

语气中带着难过。

安欣微怔,眼中同样有黯然闪过,但很快恢复如常地笑起来:“好啦,不说这个,再说你又要哭了哦~”

唐冰瑶努力揉了揉眼圈,小声反驳:“才没有——”

而这时候林枫和曾睿两人已经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安欣赶紧对唐冰瑶比了个“嘘”的噤声手势,两女的交谈话题就到这里打住。

“行吧,来都来了,上去坐坐?”

安欣看着面前三人,再回头看了眼夜幕下的圣爱丁伦医院,忍不住笑道:

“这种场合地点……很难得少见会说这种话呢。”

林枫自然不在意,而唐冰瑶和曾睿两人更是没有半点反对地直接点头,本来他们就是希望过来看看的,除了确认少女目前的身体状况之外,也希望能够了解这半年来包子在这边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条件下生活。

几人走进了医院主楼,前台灯还亮着,可以看到一位值夜班的中年女护士,看见带着几人进来的安欣,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招呼:

“Cassie回来了,怎么这么晚?真是的你才做完手术还没恢复好,可不能这么在外头一直瞎跑……”

语气中带着几分关心的责备。

安欣则是同样笑着和好心的女护士问好,吐了吐舌头然后保证下次肯定不会了。

“你啊就是个小机灵鬼,这次我就不和菲尔医生还有弗兰克医生他们告状了,但下不为例知道了吗?”中年的值班女护士疼爱地看了安欣一眼,告诫了一句,随即目光落在少女身后的林枫三人身上:“你们是Cassie的朋友吧,也希望你们能帮忙照顾好她,可以吗?她可是我们整个圣爱丁伦的宝贝呢——”

林枫、曾:吞票俗匀皇翘昧阃犯辖舫信当V,告别了前台的好心絮叨女护士走去电梯间的路上某人还不忘和身旁两人发表看法:

“诶也真的是很神奇。用髅鞑旁谡獗咦≡毫嗣患柑炷,居然就人缘这么好……‘整个圣爱丁伦的宝贝’,哇刚刚那位护士大妈用的词也太夸张了吧~”

走在前面的安欣背着手转身过来扫了某人一眼,嘴角撇了撇:

“怎么,我人缘好你嫉妒。俊

林枫也撇嘴:

“这有什么好嫉妒的……我人缘也不差好吗……”

两人又自然而然地斗上嘴,而一旁的曾:吞票饺巳词嵌允恿艘谎,目光微微闪烁。

人缘……

当然不只是几天时间能建立起来的那么简单呢。

**********************************************************************

更新送上,今天有点事情,剩下的更新时间不好确定,和大家提前汇报一下。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