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长,县长醒醒。”呼唤声响起。

楚天齐睁开双眼,揉了揉,觉得身体在晃动。向四外看了看,才发现是在车上,也才想起是返回县里。然后转头问道:“你刚才喊我了?我怎么啦?”

岳继先回复:“没怎么,您好像说梦话了,估计是手臂压在胸脯的原因。”

楚天齐“哦”了一声,没有接话。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喊“俊琦”了,只不过岳继先没有点出来而已。

刚才楚天齐做梦了,梦见自己和俊琦都掉入了大地洞,是俊琦用力把自己推出大洞,而她却落入了魔爪。自己正要回身去救时,洞口却出现了一层状若透明薄膜的东西,可这种东西却撞不破、打不烂,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爪伸到俊琦胸前。正在自己呼叫不停的时候,被岳继先唤醒了。

虽然现在大睁着双眼,但睡梦里俊琦眼神中的凄婉与决绝还深印脑海,她那略微浮肿的脸颊宛若就在眼前。想到她那红肿的脸颊,楚天齐就心痛不已,却又欣慰非常。虽然自己没看到当时情形,但通过俊琦讲说以及自己的想象,她当时对抗暴力的勇气与能量非常之大。也正是这种勇气和能量,也才争取了时间,让她免受了可能招致的侮辱。楚天齐知道,那个外表看似略带柔弱的女孩,其实骨子里满是刚强与不屈。这可能是她的性格使然,也可能是血液中淌着烈士祖辈的强大基因,还可能是二者皆有。

拥有这样温婉又刚强女孩的芳心,是自己之幸,也是楚家和徐家之幸。自己有义务保护她,疼爱她,让她不再受到伤害。楚天齐暗下决心,绝不能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太吓人了,远比自己身入险境吓人的多,也令人心痛的多。

看到外面标识牌上的公里数,楚天齐不禁摇头。自己这一觉睡的真不短,二百多公里,这还是做噩梦被叫醒,否则也许会一路睡到县里了。平时的时候,楚天齐觉并不多,车上睡觉的情形更是少之又少,好像来县里后就没睡过。今天之所以上车就睡着,有其特殊原因。

首先是缺觉严重,连着三晚几乎没合眼,加上白天睡觉,平均每天也不过三小时。第一晚是在山上那个屋子,大战好几个小时,然后又是陪着昏睡的俊琦。第二晚与老爷子聊完以后,回到俊琦那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俊琦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弄那个东西,不知是真需要,还是故意和自己撒娇,一直到天亮也不得消停。昨晚去的时候,俊琦有说不完的话,就让自己陪着,楚天齐也只能是听命于她了。

其次是心里踏实。自从俊琦被掳,楚天齐的心就吊着,只到确认她没有受到那种伤害,只到双双回到首都,只到医生说她没什么问题,他的心才一点点放下。今天自己回县里,俊琦也将出院直接回老宅,身体已经完全复员,楚天齐的心彻底放下。另外,以前一直防着“乔金宝亲戚”,现在知道岳继先是爷爷给自己安排的人,楚天齐那种时刻在心的戒备也才去掉了。

……

在即将中午的时候,楚天齐赶回县政府。刚进办公室,就给乔海涛打去电话。

乔海涛、胡广成一直在等着县长,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乔海涛进门就说:“县长确实没受伤吧?”

“没受伤,就红毛那点手段,根本不够看的。”楚天齐说的很随意。

对于县长如此讲说,乔、胡二人一点都不怀疑。县长的武力值,他们已经通过许多渠道了解不少,知道战力特强。那天晚上,县长在大屋子里打斗好几个小时,只看那两只獒的死状,就知道县长武力值多么可怕了。尤其武警部队出动了那么多,直升机直接参战,这在县里可是少之又少的事。听说省领导给市领导下命令,市领导又直接骂了乔金宝。种种现象表明,县长背景实在强大,他女朋友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家。

胡广成也问:“女朋友身体也复原了吧?”

“她主要是受了点惊吓,从上车就被绑着,一直到被我救下,体力也有些透支,今天康复出院。”楚天齐之所以这么说,实际是变相表明,女朋友没被祸害。而且自从与岳继先在首都对话后,虽然对方没有提及,但楚天齐知道,岳继先肯定暗中安排了人手保护俊琦。

胡广成连连说“好”:“那就好,那就好。那天自从县长只身涉险后,我们的心就一直吊着。在行动的时候,又必须一切以军方命令为准,可把我们急坏了。为此乔县几次请求带队突击,都被校官拒绝,还让小兵看了两回。”

“不认岁数是不行。那天让小年青一摁胳膊,我就动不了了,要是搁以前,早把他甩一边了。不过事后来看,让县长二人先脱困,才是最明智选择,军方的安排非常有道理,他们掌握的信息更全面。”说到这里,乔海涛话题一转,“县长,秦博昭什么情况?”

“自从咬舌未遂后,那小子就昏迷了,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他一直在军方手里,后来我也没见,是听他们说的。”在这事上,楚天齐说的比较笼统。不过大致意思就是这样,岳继先就是这么向他报告的。

尽管疑惑咬舌未遂为何能昏迷这么长时间,但乔海涛、胡广成都没有继续追问,而只是“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他们已经看出来,县长的背景足够强大,军方都已参与,自己只要奉命行事就好,有些事情根本轮不到自己掺和。其实在这事上,他俩想多了,不但他俩疑惑,楚天齐同样也疑惑。

停了一下,楚天齐又道:“具体说一下整个过程,电话里有些事我也不太清楚。”

“好,让老胡汇报,我来补充。”乔海涛示意着。

胡广成清了清嗓子,很正式的说:“那天晚上,我们先根据掌握到的信息,对警务人员做了部署安排。又考虑到一些不利因素和特殊情况,决定请求部队支援,但乔书记拒绝了乔县的请求,乔县就只好试着和驻军联系。没想到当地驻军表示,驻市部长首长已经下达命令,说是接到上级命令,配合这次行动。后来市委常委、军分区政委命令我们,此次行动必须以军方指挥为主,尽管不完全理解,我们也只得遵照执行。

在县长你们乘直升机离开后,我们也接到了进攻的命令,向那个山头推进。还好有部队火力在先,要光是我们警方装备,怕是要吃亏,那个小山头上竟然配备了那么大的火力。差不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进攻,才攻下了那处院落,占领了整个阵地。整个战斗过程中,共击毙死硬分子十二名,抓获三十一人,共缴获各式……”

尽管已经听过汇报,但楚天齐依旧听的很认真,而且有些信息确实先前没记清,个别地方也没搞明白。现在这么一听,确实战果丰硕。

在胡广成汇报告一段落后,乔海涛又补充道:“从现在来看,请求军方支持是绝对正确的,敌方的火力真是超出想象。庆幸的是有上级首长下了命令,否则光是我俩肯定请不动。我们弄不明白,现在也在反思,虽然那里刚刚出了我们县界,虽然他们用的大多是自制装备,但那么多物资是什么弄去的,我们怎么没有一点察觉。还庆幸的是,军方不但帮我们消灭了敌人,由他们直接指挥,也省却了我们好多麻烦,否则光是对死亡人员的处置就需经过多重审查。”

在这一点上,楚天齐也表示赞同,也在心里佩服岳继先。不用说,肯定是他协调的驻军,也说明他早就准确掌握了相关情报。

“后续工作进展如何?”楚天齐又问。

“对于死亡人员,部队都按相关程序进行了处理,这些人确实符合击毙条件。而且已经查明,这些死亡人员全都是亡命之徒,身前有案底,基本都有命案在身。那些被抓人员,都交给了我们,由警方审讯。至于缴获的那些物资,军方还曾经征询过我们意见。考虑到在此战中的贡献,我们主动让部队都带走了,当然也是为了减少以后的麻烦。”胡广成汇报着。

“这样很好。看来军方也非常理解和支持我们,我们要记着感谢部队一下。虽然事发地管辖权不归我们,但军方完全是冲着我们来的。”楚天齐嘱咐着。

“我正在拟定这方面的计划方案,成形以后报县长审阅。”乔海涛表态。

胡广成忽然叹了口气:“哎。虽然整个战果丰硕,可是审讯工作却遇到了难题。被抓的三十一人都拒不交待,既不交待与此次绑架有关的信息,更不交待其它相关案情。”

“是吗?”虽然已经在电话中听过汇报。但楚天齐还是没想到,竟然没有一人交待。

那么问题出在哪?到底要怎么才能有所突破呢?楚天齐已经动起了脑筋。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