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叶往后面退了两步,差点没坐在地上。

“喂,不至于遇到这么点事情就如此的不淡定吧?”苏锐有点意外。

其实,在他看来,苏叶能够在非洲打下这么一大片基业,自然是见过足够多的大风大浪的。虽说在房间里面发现摄像头并不是小事,但也不至于让她表现出这种状态来吧?

苏叶的表情有点复杂,脸上甚至带着些许红晕:“你又不知道我在这镜子面前做过什么事情,妈呀,都被看到了……”

苏锐看着苏叶那艰难的神情,摸了摸鼻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我大概有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猜想……”

苏叶并没有否定苏锐的话,使劲的拍了拍脑门,甩了甩头发,似乎是在排遣心中郁闷的情绪。

“不过,我之前说过,这里并没有其他人进来过,这是事实。”

“我明白,我明白,自娱自乐嘛。”苏锐笑道,这表情让苏叶看了简直想打人。

“这肯定是希纳维斯干的……”苏叶无奈的说道,“真特么的便宜他了。”

这是苏锐和苏叶相识以来,第一次见到她说脏话。

“你看看这个。”苏锐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片碎裂的镜子,果然,从正面上看,和普通镜子无异,可是若是从背面看,几乎就是透明的了,只是色泽稍稍暗一点。

若是站在镜子里面,就可以看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我先真想弄死希纳维斯,本小姐的美色,都特么的便宜他了。”苏叶没好气的说道。

“他现在在哪里?”苏锐问道。

“应该还在隔壁的兰斯尼亚呢。”苏叶的目光开始显得有点冷,“我在他的身边也安排了人呢,他的行踪逃不开我的掌握。”

“你现在觉得,你安排的那个人还能值得相信吗?”苏锐淡淡的问道。

“什么?”苏叶的神情一凛:“为什么不值得相信?”

“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希纳维斯不顾一切的对你出手,如果你安排在他身边的那个人起作用的话,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更不可能知道之后还不告诉你,我说的对吗?”

苏锐的话让苏叶陷入了微微的沉思之中。

“当然了,如果他不知道这个消息的话,那么就说明希纳维斯可以将他轻易的排除在决策圈的外面,这个人也就没有继续潜伏下去的意义了。”苏锐耸了耸肩,“完全失去了价值。”

苏叶的神情凝重,一言不发。

“而且,你还不能排除的是,这个人是否已经背叛了你,他甚至有可能会给你制造假消息。”苏锐笑了笑,“结合以上几个原因,我们不难判断出来,你现在几乎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关于希纳维斯的消息源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苏叶那好看的眉头轻轻皱着:“我忽然觉得,这次的事情似乎让人很没有底啊。”

“希纳维斯跟你玩消失,那你也可以给他玩消失啊。”苏锐微笑着说道,“你消失的时间长了,那么他肯定会出现的。”

“这未尝不是个办法,可是我并不能消失太久。”苏叶摇了摇头:“毕竟我才是主心骨,我若是消失了,那么很多决策也就做不了。 ”

“你这是把自己给陷入到了思维定势的死胡同里面去了。”苏锐看了看苏叶:“你就算不露面,难道还不能遥控指挥吗?”

“如果我不露面的话,很多事情会没有力度。”苏叶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生意,只能由我去谈。”

“你的产业已经那么大了,就算是在短时间内不去拓展业务,似乎也没什么吧?”苏锐说道:“而且,你之前也说过了,这个希纳维斯从来也不参与你的经营管理,只是坐等分账,不是吗?”

“那我接下来该去哪里呢?”苏叶问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还在抓着苏锐的胳膊。

自从发现这房间里面有单透镜和摄像头之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种被人从早到晚都窥伺的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毕竟身边有个如此强大的男人,苏叶平时就算是再厉害,现在也本能的去想要有个肩膀来依靠。

“可以去一个希纳维斯够不着的地方。”苏锐想了想,“譬如说,去找伊万诺娃,你觉得怎么样?”

郁闷的时候,去好闺蜜那里过一段时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也不是不可以。”苏叶说道,“可接下来呢?希纳维斯怎么办?”

苏锐伸出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之上:“你发烧了吗?先前的上位者气息哪里去了?该怎么对付希纳维斯,你应该比我更有经验才对啊。”

苏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后退了几步,坐在了床上:“好吧,其实我也不知为什么,似乎不自觉的就想要找你来解决问题。”

或许这就是实情。

以苏叶的能量,如果静下心来的话,对付希纳维斯可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我,这个希纳维斯应该就在多马纳齐。”苏锐说道。

“为什么会在这里?”苏叶想了想,还是否定了苏锐的说法:“如果是我来当凶手的话,一定会远离这个地方的。”

苏锐摇了摇头:“不,你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来,是因为你还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绝大多数凶手在杀人之后,都会在短期内回到命案现。纯匆豢聪殖〉那榭龅降自趺囱。”

“竟然还能这样?”苏叶有点不太理解:“他们难道不该犯了事之后就远走高飞吗?”

“还有凶手帮忙把死者抬上救护车的呢。”苏锐摇了摇头:“反正今天这里不要再呆了,既然我们确定希纳维斯能在这里安装监控器材,那么就说明,外面那些你的跟班有可能已经被他给暗中收买好几个了。”

“我知道了。”苏叶说道:“我现在就收拾东西。”

“一个背包足以,轻车简从。”苏锐说着,看见了苏叶那大的有些夸张的衣柜:“另外,内衣别带那种性感的款式,要适合运动的。”

苏叶妙目看了他一眼,笑了:“我知道,你还真细心,放心,我知道,那种衣服布料太少,磨得疼。”

苏锐咳嗽了好几声,不说话了。

十分钟后,苏叶便收拾好了,简单的一个背包被在身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即将出门郊游的大学生呢。

而在这十分钟里面,苏锐则是一直在打着电话,似乎是在低声安排着什么。

“我们走正门吗?”苏叶问道。

“不,走后门。”苏锐回答,“现在,你的那些身边人,一个都不能相信。”

也许,暗处就有眼睛在盯着苏叶呢,否则的话,她今天晚上的行踪是如何暴露的?

这时候,苏锐又打了个电话,说道:“对了,那个狙击手,要控制好。”

“放心好了,大人,这种事情交给我,绝对不会有半点问题的。”一个男声从那边传来。

苏锐可是记得,这个狙击手是那一支佣兵小队的队长,他说自己能引出希纳维斯。

这就是一条暗线了,但是苏锐并没有打算立即这么做。

毕竟混到这份上,希纳维斯也是人精中的人精,现在在暗杀结束之后,就立刻把他给引出来,这样就显得太刻意了些。

“走吧。”苏锐和苏叶又沿着先前的天台路线离开了莫妮卡会所。

“现在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吗?”苏叶问道。

“华夏驻普勒尼亚的大使馆。”苏锐回答,“我把你送去那儿安顿两天,然后乘飞机飞往俄国,到了那里,你大可以遥控指挥这边的事情。”

“就这么走了,不太甘心啊。”苏叶摇了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留下,躲得远远的,并不是我的性格。”

“我知道,我只是给出一个建议而已。”苏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其实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你。”

其实,满打满算,苏锐和苏叶认识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苏锐并没有什么权利去干预苏叶的想法,更不可能替对方做决定,他只是站在自己的立。隽艘桓鲈谧约嚎蠢词亲钣沤獾拇鸢。

但是,苏叶如果不采纳这个意见,苏锐也不会强烈反对——毕竟,这种事情本来就可以有很多种解决方案。

而且,苏叶这种“大佬级别”的人物,总有自己的尊严,被人暗杀了就“吓得”跑到俄国躲避,恐怕会被人嘲笑的。

“我再想想吧。”苏叶摇了摇头。

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华夏驻普勒尼亚大使馆的院外,苏锐提前给李岱冰大使联系了,因此当他们来到之后,房间都安排好了。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也得安排在你这里暂住两天了。”苏锐笑着对李岱冰说道。

后者看了看苏叶紧紧挽住苏锐胳膊的动作,也笑了起来:“女朋友。嫫。”

苏锐无奈的笑了笑,对于这种话题,他根本没法解释,毕竟这种情况落在别人的眼里——就算是解释了也没人会相信。

很明显,苏叶是故意要把苏锐这女朋友的身份给坐实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解释,苏叶倒是先解释了:“不,我们是普通朋友,还不是男女朋友。”

李岱冰一脸的笑容:“我懂,我懂。”

——————

PS:小烈焰还是住了院,昨天忙了一整夜,看着真是心疼,今天就这一更了,也没状态写,明天再看具体情况,估计还要住上几天院,希望一切都好。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