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惠已经没力气起身了,她呆呆地坐在楼梯上,将脑袋深深地埋进她的膝盖中。

意识到即将失去文家的庇护,她悲从心起,不觉暗暗抽泣起来,但她咬着嘴唇,没让哭声发出来。

她以为,自已是文家的大小姐,文家的一切,她都可以尽情享受或挥霍。

“只是,美惠小姐的户口迁往何处?”刘律师担心地问。“她老家已无亲人,解除收养关系,户口是可以迁往老家,还有她的姓,要不要让她改回原来的姓?”

“这个......”文庆卓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律师,我有个建议。”梁丽华十分难过地说。“说实话,看着她变成这样,我心里很能过,她与我也算是母女一。颐撬退惶追孔,让她有个落脚之处,不至于流落街头。

改姓的事就全权委托给刘律师去办理,不想让她污了我们文家的好名声,还有她到毕业之前的学费和生活费也由我们来出,这孩子大手大脚用惯了,这钱不能一次给她,只能按月给她生海费,学杂费也不能直接给她,交给学:昧。”

真在在一起生活就那么三年,可梁丽华还是难过得要死,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把美惠当成外人。

文庆卓重重地咳了几声,他是在用这样的方法表示自已的不满,如果张妈没有受伤,别说是给美惠一套房,给她陪嫁十套房都不是问题。

老爷子曾经就说过这话,等美惠嫁人的时候,置办一份大礼让她风风光光嫁出去。

文家老太爷嘴里的大礼,绝对不会。淙幻挥辛鹆У钠附鹉敲炊,就是十分之一也是天文数字了。

今天的事让老太爷寒心了,美惠不只是伤害文轩,还把张妈害得半身不遂,如果不是家中地毯厚实,文轩也不能逃脱伤残的悲惨结局,所以,他现在是什么都不想给这样恶毒的美惠。

刘律师是人精,察言观色中明白了老太爷的意思,立即顺着老太爷的意思来说。“夫人,其实这事不是你们的错,是美惠咎由自。忝强砣荽罅,没有报警让她受到法律的惩罚已经够意思。

而且她还几次三番挑战法律的底线,解除收养关系,你们不用给她任何的补偿和费用,这不是你们的错,相反,她还有承担赡养你们的义务,当然,夫人怎么可能要她赡养?

但夫人可以不管她,现在都可以让她净身出文家,这是文家的权利与自由,再让她在这个家里继续生活下去,对家人的正常生活确实不利,这是文家的正当权利,可以不用支付任何的补偿给她。”

“理是这个理,可我这心里就是特别难受。”梁丽华哽咽着说。“她变成这样,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人都是有感情的,就是养一只宠物,养了几年那也是有些不舍。”

“好啦,你也不要哭哭泣泣了,就按你说的来办。”文庆卓最终还是妥协在儿媳妇的眼泪中,“你说给她一套房就给一套房,你说给她最后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行,前题是,现在你得去让她走,不能在家里再害人。”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