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锒”的声音响起,此时李七夜振动了一下手中的铁链。

火祖也盯着李七夜手中这一条暗红色的铁链,虽然他沉默,但是,神态显得是十分复杂,对于他而言,这一条铁链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我已非我。”最终,火祖徐徐地说道:“只怕此物对我已无效也。”

“是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平静地说道:“你的确不是当年的火祖了,也不是那个壮志凌云的年轻人了。不过,你依然还是你,你依然还在,否则,出现在这里的,就不是你了,而是那个人,潜伏在不渡海深处的那个人。但,他没有取而代之,所以,你依然还在,在这里。”说着,李七夜指了指心脏。

火祖对于这样的话,不由沉默了一下,目光依然看着那条铁链,没有移开过。

在火祖的目光盯着李七夜手中这条铁链的时候,圣霜真帝他们也都不由屏住呼吸。

虽然圣霜真帝他们不知道这条铁链的来历,但,他们也明白,这条铁链对于火祖而言,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

“铛锒——”的一声响起,李七夜振动了手中的铁链,淡淡地说道:“该上路了,暂让我超渡你吧,帮你们家的老头子做这么一桩善事。”?火祖神态郑重,凝视着李七夜手中的铁链,他没有说话之时,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

“那就看道友能否超渡我了。”火祖缓缓地站了出来,在这个时候,他的神态也是十分的坦然了,那怕是面对李七夜手中这条铁链,他也显得自在了,或者,他已经是看透了。

“不是我超渡你。”李七夜笑笑,徐徐地说道:“是老头子要超渡你。”

“都一样。”火祖神态平静,徐徐地说道:“若是能超渡得了我,那也该结束了,就让我安息吧。”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火祖手中的凤凰炉一下子窜起了烈焰,在这眨眼之间,烈焰窜得老高。

窜起的烈焰那怕只是其中一缕,都可以在这刹那之间焚烧掉一个道统,从凤凰炉中窜出来的烈焰,似乎是来自于凤凰涅槃的无上真火,在这样的烈焰之下,一切都可以被焚化掉。

“啾——”的一声凤鸣,凤鸣九天,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凤凰炉的烈焰之中冉冉升起了一只凤凰,这只凤凰冉冉出现的时候,整个世界一下子充满了高温,在这刹那之间,这样的高温可以把世间的一切都融化掉。

如此的高温在这刹那之间出现,让皇尊真帝他们心里面不由毛骨悚然,他们都纷纷后退,再一次把距离拉开,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高温实在是太恐怖了,那怕是真帝都是承受不起,如果被这样的凤凰之火击中,那怕只有一缕,真帝也会一下子被焚烧得灰飞烟灭。

“铛锒——”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握于手中的铁链瞬间飞了出去,这一端飞出去的铁链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向火祖冲击过去。

当这样的铁链脱手飞出的时候,整条铁链在这刹那之间好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它根本就不需要李七夜去御驾,便能向火祖冲击过去。

在这一刻,已经不是李七夜在攻击火祖了,而是铁链本身向火祖发动了攻击。

催动着这条铁链的,乃是那亿万股法则的力量,它是拥有着最强大最奥妙的大道,它代表着一个至高无上存在的意志,一旦这样的意志苏醒过来,只怕再强大的存在都难于与之抗衡。

“啾——”的一声凤鸣响彻了九天十地,在这刹那之间,凤凰飞起,“蓬”的一声,在凤凰飞起的瞬间,它焚烧了世间的一切,凤凰之火席卷而来,连天地法则都在这刹那之间融化,它的威力之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铛锒”的声音响起,就在凤凰飞起的瞬间,铁链一甩而过,一下子缠住了整只飞起的凤凰,在“铛锒”的声音中,铁链的另一端一个甩动,便锁住了火祖。

“啾——”凤凰长鸣,欲凌空而起,但是,被铁链锁住的它,一下子被压制住了凤凰之火,火焰一下子收缩,高温一下子下降。

在这刹那之间,铁链硬是把飞起的凤凰拖拽下来,随着铁链一个甩动,一下子把它与火祖牢牢地锁在了一起。

在这个时候,飞起的凤凰炉又回到了火祖的手中,它与火祖同样地被铁链牢牢地锁住了。

“开——”火祖长啸一声,听到“蓬”的一声响起之时,他全身一下子喷涌出了火焰,邪火滔滔,充满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力量,在这个时候,他胸膛甚至是出现了一个至黑之点。

本来在火祖全身火焰爆发之时,乃是高温飙升,火焰夺目,让人无法直视,但是,就在这如此恐怖的高温夺目的火焰之中,竟然有一个至黑之点,所有的力量都从这个至黑之点中滔滔不绝地喷涌出来,一下子让火祖的力量高涨,邪火的力量也在这刹那之间飙升,火焰瞬间冲天。

“铛、铛、铛”的铁链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铁链一下子被火祖冲天而起的力量撑得紧紧绷。孀呕鹱娴牧α快氖焙,铁链好像随时都可以被绷断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火祖的力量疯狂飙升,有着推枯拉朽之势,随着力量疯狂飙升的时候,冲击而出的余波都能在这刹那之间把整个世界荡平,如此的力量十分的可怕,十分的恐怖。

在这个时候,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那被紧紧绷住的铁链被火祖那疯狂飙升的邪火焚烧得通红。

在如此可怕的邪火之下,整条铁链好像在这眨眼之间被焚烧成了铁汁。

看到铁链一下子被焚烧得通红,好像铁法一样要流淌下来,这让皇尊真帝他们都不由担心起来了。

“会不会把它烧断?”圣霜真帝看着那已经被烧成了铁水的铁链,都不由担忧地说道。

火祖的邪火实在是太强大了,那怕是一点星火溅落,都能融化大地,试想一下,在如此恐怖威力的邪火之下,还有什么东西能支撑得。偾看蟮谋ξ,再了不得的仙金,只怕时间一长,都会被融化成铁水。

“放心了,如果能把它烧断,那就不用等今天了。”李七夜淡淡一笑,一点都不担心。

“铛锒”的铁链之声响起,就在铁链看起来要被烧断的时候,只见那亿万股交织面成的法则在这个时候亮起了光芒,光芒在流淌着,好像是亿万的星辰像流水一样在流淌着一样。

随着铁链散发出了光芒之后,铁链之内传出了亘古无双的力量,似乎这样的力量是来自于三仙界最古老最久远的力量,而且这样的力量是牢不可破。

“铛锒、铛锒、铛锒”的铁链声音响起,看起来要被烧断的铁链竟然开始收紧,而且是越勒越紧,要把火祖的身体勒断一样。

随着铁链在勒紧的时候,火祖那飙升的力量一下子被锁住了,在这刹那之间,那冲天而起的火焰也开始衰弱下来。

这就好像是猛烈燃烧的火堆一下子没有了柴火一样,火焰也开始衰竭了。

“铛锒、铛锒”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这声音中,铁链越收越紧,紧紧地把火祖勒。卫蔚厮×嘶鹱娴牧α,使得火祖无力去抗衡。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抽了一口冷气,大家都没有想到,这条铁链竟然如此的强大。

要知道,火祖的实力强大到可以单挑四个始祖,但是,在这铁链紧锁之下,火祖却无法与之抗衡,这样的铁链,究竟是有着怎么样惊天的来历,打造出这样铁链的人,究竟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最后,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在铁链疯狂的勒紧之下,火祖身上的邪火终于熄灭了,虽然在这过程中火祖身上的邪火几次都要冒出来,但是,铁链却牢牢地把它锁。恢钡阶詈蟪沟紫鹞。

“铛锒”的声音不色于耳,在这个时候,铁链疯狂地勒住火祖的身躯,最终,听到“砰”的一声响起,火祖身上的凤凰之甲竟然是被硬生生地勒得粉碎。

凤凰之甲被勒得粉碎之后,此时火祖的身躯露了出来,那不是血肉之躯,乃是邪火道纹所化的身体而已,火光依然在火祖的身体里面流淌着。

看依然有邪火在火祖的身体里面流淌着,这个时候就让人不由想到火祖的身体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火山,它随时都能爆发,随时都能毁灭整个世界。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紧紧勒紧火祖的铁链,它两端突然飞射而出,只见火星溅射,在这刹那之间,铁链的两端竟然是一下子钉入了古殿之前的石阶之中,直没入了大地。

在“铛锒、铛锒”的声音之中,只见火祖整个人被铁链拖了过去,此时的火祖就好像是囚犯一样,瞬间被拖到了古殿之前。

“这是要干什么?”看到铁链竟然强大到把火祖拖了过去,让人不由大吃一惊。

Ps:九界已经不远了,阴鸦回归,会是何等情形?昔年故人今何在?九界有没有新的天骄涌现?萧生特开一个龙套楼,欢迎各位仙帝始祖报名,4.14龙套楼开启,一百个顶级龙套等你入。琕X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回复“龙套”即可参加活动.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