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爱带着2000元稿费,带着方圆对她的承诺(晚上去她那里),心满意足地要离开教育局。方圆装模作样地把任小爱送到楼梯口,说:“欢迎任记者经常采访我,采访东州教育。”

任小爱调皮地眨眨眼说:“你以为你是个豆包,我超级喜欢?”

方圆一愣。

任小爱又说:“其实你就是个豆包,我是超级喜欢吃。怎么样?我也会幽默吧?”

方圆顿时哑然失笑。旁边站着的孙红军、张元庆,也是想笑不敢笑。这任大记者的风格,与其他记者果然不一样。》皆埠么跻彩嵌萁逃谝蝗,这个任小爱,也太放肆了吧?东州教育可没人敢在方圆面前这个样子没大没小的。

方圆苦笑:“得,我成了豆包。”

任小爱笑:“对,你就是豆包,我几口就能吃下去的那种,很甜很香很好吃。”

方圆摆摆手:“好啦,你要照顾照顾我的面子好不好?我怎么说也是教育局的行政负责人!”

任小爱说:“知道了。”

方圆说:“张主任,代我和孙书记送送任记者。”

张元庆下楼送任小爱,看着任小爱钻进了红色的大众途观车,心里莫名地生出一种直觉:这辆红色的SUV城市吉普,不会是方圆给任小爱买的二奶车吧?

张元庆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别胡思乱想了!任小爱这样性格的女人,方圆哪能看得上?除非方圆瞎了眼,才会看上这样没有头脑的女人!光有智商可不行,还得有情商才行。任小爱这样的记者,典型的高智商低情商,怪不得会被《东州晚报》社开除!方局长现在不过也是利用她吧?任小爱真行,竟然能形容方局长是豆包!“豆包”这个词是能乱用的吗?有一句讽刺人的话,叫“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到了山东,就形成了一句方言:你真是个豆包!是用来讽刺不懂装懂、不能装能、不会装会的人。方局长能是豆包吗?

这一边,方圆对孙红军说:“孙书记,有个想法想跟你商量商量。”

孙红军跟着方圆进了办公室:“是不是为11中调整干部的事情?”

方圆说:“今天去了11中视导后,我决定,11中的干部暂时不用调整了。我现在,想调整一下班子的分工,调整几个科室,想跟你商量。”

孙红军坐下,说:“怎么调整。俊

方圆说:“谢秉国继续兼任基础教育科科长,显然不合适了。这个岗位我想让申军回锅继续干!申军干政策法规科科长,有点累。他写材料的能力不是特别强,通过这一次筹备迎接冯省长视察就看出来了。其实,整个的写作过程,是张元庆、滕飞跃和阮少修等几个人共同智慧的结果,申军驾驭大材料的能力还需要加强。”

孙红军说:“是,申军写材料是不太行。当教育科长,是比较合适的。那谁来担任政策法规科科长呢?这个职位也很重要。”

方圆说:“孙书记看东州实验中学的阮少修怎么样?”

孙红军现在才明白,原来方圆把阮少修借到教育局写作班子里,是有这样的意图。》皆布热凰党隼戳,孙红军也知道自己小胳膊拧不过方圆的大腿,孙红军说:“我同意阮少修主持政策法规科工作,不过阮少修担任副校长的时间不足两年。”

方圆说:“让他担任副科长主持工作,一年后转正。”

孙红军说:“好。”对于方圆的强势态度,名为商量,实则就是告诉自己该怎么办,孙红军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方圆说:“还有一个岗位,就是戴良花空出来的工会副主席职位,孙书记有合适的人选吗?这个岗位,我希望这个人选能够像戴良花一样,善于处理好教育系统的信访问题,既需要有很强的政治责任感,顾大局,讲政治,也要能够配合宋萍组织好工会的活动。要求我就这么定了,这个人选由孙书记您来挑。貌缓茫俊

孙红军的不满情绪顿时消逝无踪了。工会副主席的职位看似不那么重要,但宋萍再有一两年也就退二线了。那个职位是相当诱惑人的!

孙红军说:“既然方局长这么说了,那么我就去物色一个合适的人。瘸醪饺范ê,我再跟方局长通气。”

方圆说:“好。只要孙书记提了名,我这里就通过。”

孙红军说:“班子你准备怎样调整?”

方圆说:“谢秉国不再分管基础教育科,就让他分管教研室和教科所吧。”

孙红军说:“这两个部门都是谢秉国的老本行,倒也可行。教科所的姜大成、刘运堂,原来都是教研室的人,虽然业务上相通,但据我所知,姜大成原来是谢秉国的上司,而刘运堂原来与谢秉国不对付。他分管教科所几个月来,似乎这里面也不是十分和谐。”

方圆这一回见识到了谢秉国的小肚鸡肠,原本对谢秉国在关键时刻立场不够坚定左右摇摆就有些不满意,听了孙红军的介绍,方圆说:“孙书记是什么意思?”

孙红军说:“从工作角度上看,谢秉国在分管基教科、教研室和教科所期间,我市的教育管理工作、教学教研工作、教育科研工作,似乎都没有什么大的起色。教研室那边,还比较平静,毕竟谢秉国原来就是教研室主任,现在的教研室同志多数都是谢秉国带过的兵。而基教科这边,创新的思路不多,有的时候有想法没措施没落实。我知道,谢秉国与你的关系不错,但是站在工作的角度看,他分管教研室还可以,分管教科所也不合适。”

方圆说:“孙书记觉得,谁分管教育科最合适?”

孙红军说:“当然是韩素贞。我提议,让谢秉国分管教研室和督导室,韩素贞分管教育科,至于教科所,现在因为有《东州教育》这份杂志,这个部门的份量在加重,我来分管怎么样?姜大成的资格很老,在教育局里,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指挥得动,除了方局长外,似乎也就是我能指挥得动。”

方圆说:“张元庆是不是可以发挥发挥他的作用?”

孙红军说:“张元庆的能力没问题,但方局长不觉得他与某些人走得太近吗?”

方圆说:“我今天想通了一个问题,是人才,哪怕不够忠心也要用到刀刃上;谁能有助于东州教育事业的发展,就得用谁,一切从工作出发。”

孙红军点点头:“方局长能这样想,我真地为东州教育感到庆幸!那你怎么用张元庆,我都没有意见,我都支持。”

方圆说:“好。我原来的想法是想让张元庆分管教育科,现在的想法是赞同你的意见,请韩素贞分管教育科,让张元庆协助韩素贞分管教育科。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孙红军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不合适!”方圆也是一脸的诧异:“为什么?”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