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鳅和刘英宇立刻和两个阿拉伯警卫换了装束,然后李青山又把装甲车向北面开了不到二百米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吧!其他人都上车,我们等!”

李青山说完,随手抓起一支AK—47,开始检查弹夹里面的子弹了。这把枪是大伊万给李青山的,另外一把是肖大河的,肖大河没来,因为老爹和肖大河关系处的相当好,就放在老爹那里保管着。

这里警卫的武器,几乎都是上次李青山来时在美国那里购买的。新来的AK—47段飞只带过来五支,其中三支由段飞和那两个八路军保管着,另外两支枪给了这里的阿拉伯班长使用。可以说,李青山他们这里的十多个人,手里的武器是万国牌的,什么样制式的都有。

泥鳅端着一把AR—10半自动步枪,并排站立着手里拿着一只98K毛瑟枪的刘英宇。他们二人头上各盘着一条大毛巾,身着阿拉伯长袍,

就这么站着十几分钟,从山脚的拐弯处出现了车的灯光。李青山看见灯光出现,立刻打开了装甲车的大灯,并且晃了几下,然后关闭了大灯。

驾驶悍马车的犹金发现有灯光,立刻一个急刹车,对着对讲机喊到:“米拉米提,我们前面有你说的客人了。快速向我靠拢,干掉拦路的家伙。”

“哦!~我猜一定是到了机场的位置了。他们来回都开飞机,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对了,我们看到那架低飞的运输机,应该是他们的。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吗?”

对讲机里面传来了米拉米提纯正的英文腔调。

“你说的是下午一点时候的事情吗?应该不是,我感觉这是那些边界上的阿拉伯人。你看他们的装束,不正是那些阿拉伯武装吗?”犹金对着泥鳅二人站的位置喊到。

此时,后面的悍马车也跟了上来,米拉米提放下对讲机,让开车的人停车,下车走到了犹金的车旁。

“是不是问问不就知道了吗?”米拉米提对着车上的犹金说到。

“哦!你来吧!你的阿拉伯语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犹金抓起身边的一支步枪下车说到。

米拉米提从犹金手里接过话筒,在悍马车上动了下开关,嘴里喊到:“对面的阿拉伯兄弟,我们是犹金探险队。你们挡住我们前进的道路了。我以美国人和英国人的名义命令你们,让开道路,立刻放行。否则,我们会不客气的。”

“特么的,他们说的是什么?”李青山问到。

一个稍微懂点英文的阿拉伯警卫走上前说到:“他们让我们离开,否则不客气了。”

“泥鳅,用英文告诉他们,这里是艾因特图自治武装,这片区域归我们说了算,让他们离开。”

李青山的话音刚落,泥鳅就开始喊话了。不过,泥鳅是手放在嘴边,用力对着二百米之外高声喊的。

“这里是艾因特图自治武装,你们已经进入到我们的实际控制范围!没有经过我们的允许,你们是不能进入到这里的。请回吧!”

“法克!我来告诉他们,什么叫做武装。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犹金说着,端起了手中的狙击步枪。

“泥鳅,闪开!”虽然已经是黄昏时刻了,对面的车灯晃着,让李青山的视力有些受阻。可是他还是看到了犹金拿着步枪对准了泥鳅。

泥鳅把头一偏,头上的大毛巾就被打到了地上,随后是一声清脆的枪响。

“泥鳅,你们上车,天皇干了那辆车的车灯,我们走!”李青山喊到。

泥鳅挨了一枪,要不是李青山提醒,小命就交代了。他原地一趴,就地一滚到了公路边上。刘英宇原地趴下,端起手中的毛瑟枪,连续开了两枪,对面悍马车的车灯应声而灭。

“法克,他们有高手在里面,我们小心了。”大灯被打爆,吓的犹金出了一身白毛汗,他一个激灵趴到了地上喊到。

此时悍马车上的几个犹金的同伙也纷纷跳下车,跑到路边找好位置,有个干脆站到车上,对着装甲车开起了火。

李青山一个大挑头,把装甲车车头对着南面,然后顺着前面的车门钻进了装甲车后面。泥鳅爬起身,几个起纵跳到了装甲车运兵车的驾驶室里。

趴在装甲车后车门处的李青山端起AK—47随手就是两个点射。也就是这几枪,让趴在地上的刘英宇有了上车的时间。

“天皇上车了,我们走!”随着李青山一声低呼,泥鳅加油,装甲运兵车呼啸着向南面开去。

“米拉,他们走了,不要喊他们了。估计我们落他们能有五十公里。”犹金站起身,对着正在呼叫援兵的米拉米提说到。

“现在我们怎么办?是不是等大队到来才能走?”米拉米提放下对讲机的送话器问到。

“不等!虽然他们这里有高手,可也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追!”犹金说完跳上车,启动了吉普车。

“我看还是等等吧!他们那个装备,我看好像是装甲车。”米拉米提胆怯的说到。

“装甲车怎么了?放在别人手里也许有用,你看他们,只打了两枪就跑了。追!正好,那辆装甲车我相中了。”犹金说着,把车开走了。

泥鳅开着车灯,跑出去一千多米远,然后停到了路中间。李青山告诉坐在车里的阿拉伯警卫,只要看到敌人出现,立刻开枪,不用请示。

很快,后面的犹金开着吉普车上来了。阿拉伯警卫看到影影绰绰的有车上来后,手里的武器立刻响了起来。这些警卫的枪法,根本跟犹金带来的人比不了,枪口是对着车开的,可是子弹早就不知道飞到了那里。

李青山怕对面的敌人怀疑,特意用AK—47打了几个点射,AK——47的子弹打到吉普车的前脸上,发出了几声‘乒乒乓乓’的响声。而李青山他们乘坐的装甲车就不是‘乒乒乓乓’的响声了。密集的子弹打到车身上,真有些震耳欲聋的感觉。

一顿乱枪,虽然没有把犹金的车打到多少,可还是干扰了他的速度。犹金一会停,一会走,渐渐的距离装甲车近了。

五百米的距离,已经是李青山他手里步枪的有效射程了。这个时候,突然从吉普车上闪出一道火舌。李青山在射击孔里面看到很真切,那是一挺通用机枪的射击出来,他喊到:“趴下!走!”

泥鳅加油,装甲车往前窜出去,可是还是有子弹打到了装甲车上。装甲车后门那里,协助射击的两个阿拉伯警卫应声倒地。

李青山很生气,他真没想到敌人竟然带了通用机枪这样的大杀器。他看准一个空隙,枪放到射击孔上,一闪身就是一个点射。

与此同时,站在高处的刘英宇的步枪也响了,通用机枪一下哑火了,装甲运兵车也开出去上百米。

“法克!奥尼尔你怎么样了?”听到哑火的机枪,犹金大声问到。

“哦!真特么的疼,我中枪了。”身后出来的奥尼尔的喊叫声。

“华莱士,你来开车,我去给他包扎!”犹金一边喊,一边停下车。

“少尉,不用了,他已经死了。”后面座位上打枪的一个人喊到。

犹金这个时候呆呆的看着已经被打到脖子的奥尼尔,心里有说不出的悲伤。奥尼尔曾经救过自己三次,可是没等到金矿,就被敌人乱枪打死了,他怎么能忍受?

“狗娘养的,我要为奥尼尔报仇。华莱士,开车给我追。”犹金说着,跳到了后座位上。后座位上面另外两个人给犹金让出了地方,犹金低头查看了一下奥尼尔,只见奥尼尔仰躺在座位上,手还在通用机枪的枪把上抓着。眼睛瞪得大大,似乎是死不瞑目。

“追!给我追!”犹金随手把奥尼尔的眼睛抹上,抓起通用机枪,大声的喊叫着。

华莱士脚下加油,悍马吉普车狂叫着,向着李青山他们跑的方向追了出去。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