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之后,王建国就把电话打过来,说那女人得知张高生被带去审查后大哭,非要去找张高生的他老婆。

“找她干啥去?”

“要和她平分家产。”王建国的语气怪怪的。

“这个女人胆子够正,还敢上门去叫嚣?”

“怎么办?汪局。”王建国似乎也没有主意。

小三要去找正妻要求分家产,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这个时候恐怕不大合适吧?你劝她赶紧离开,不然这事传出去,影响太恶劣。”

王建国叹道:“那儿有那么简单?现在还在哭呢?说是要找领导,汪局,我担心她在楼道大呼大叫,这样影响多不好?”

汪江月一点主意也没有。

搞行政工作那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时局当下,关于张高生收取贿赂的事已经影响恶劣,再来一个情妇上门,还带个私生子,且不说影响有多恶劣,至少让他们这一届领导班子也脸上无光。

汪江月沉默了下说:“这样吧,你将他们母子带到门口的一家饭店,我们陪她吃顿饭,我是女人,和她沟通起来比较方便。”

王建国笑道:“这好吗?会不会显得我们太无能?让局长参与这样的事?”

“这原本没有什么,现在最主要的是不要传出去,本来影响已经够恶劣了。”

“好,我们尽力吧。”

陪张高生的情人孩子吃饭,她是想告诉她,象她那样的处境是无权要求什么的,至于孩子要分家产只能在以后再说。

作了人家的小三,生了人家的孩子,这本身就是违背正常的人生常理。张高生的老婆已经受到严重的刺激,又如何能承受得了她的出现。

汪江月和母亲说中午的时候不能回家吃饭。

然后来到王建国所在的饭店。

女人惊愕的看着她,问:“你是局长?我们早上见过。”

“是的,怎么,不象?”

女人摇了摇头说:“不是,这么年轻漂亮,让人看着一点也不象。”

王建国借口有事先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

汪江月点了菜,要了饮料给孩子和女人喝。

“服务员,来三杯热露露。”

天气还冷,只能喝热的。

“你叫什么名字?这么年轻,在哪工作?”

“王莉,无业。”

“也是,给人作小也是一项工作,我都忘了。王莉,我听说你要找张总的妻子要分家产,是吧?”

王莉小声说:“我生了他的孩子,他说不管就不管了,这也太过份了,孩子是他们张家的种,自然得他们养。”

“你说错了,据我了解的不多的法律知识,非婚生子和婚内生子有同样继承财产的权力,但前提是继承,张高生现在还年轻,量罪定刑,如果判了五六年就会很快出来,他没死,就谈不上继承。”

“那也不行,孩子的生活费必须得他们家出。”

这个女人自己生了人家的孩子,竟然还挺理直气壮。

“王莉,假如你是张高生的老婆,在男人被双规之后,家里来了个情人要分家产,你会怎么做?”

王莉愣了下说:“我会杀了那一对母子。”

“是的,或许要不是为了负担你们母女的生活,他是不会干出这样事的,你还找上门去,不由得不让我人佩服你的胆量,你想过没有,要是他的家人把一切的过错归到你头上,会是什么局面?”

王莉不言语,似乎在考虑问题。

汪江月拍了拍她的手说:“妹子,现在我不是以局长的身份来劝你,我是以大姐的身份劝你,你这样的行为我不支持。”

“你当然不会支持了,你生怕惹出事来。”

汪江月冷笑道:“王莉,国家现在的办案水平相当高,不会让犯罪分子有任何的机会可乘。你现在是安然无恙,可是将来未必?”

“为啥?”王莉问。

“你和儿子没有经济能力,你们肯定有房子。衷谝惶追孔蛹甘蛟,这房钱肯定不会是他的工资所得。你看你现在还没事,要是在看守所的张高生熬不住了,将你供了出来,房子是受贿款所买,你们恐怕会更惨。”

“不可能,他是不会这样作。”

汪江月笑了,说:“王莉,象你这样处境的女人我认识的有好几个,一个比一个惨,一个自杀了,一个现在精神不佳。”

她说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张丽莹,一个是张小英。

张丽莹自杀是对人生彻底绝望了。

张小英也好不到那去。北京的两套房子查封,转存在高大海处的一千万元也被没收。母子俩人一夜之间身无分文。

高大海家成了他们的收容所。

从神坛上掉了下来,张小英的精神几近崩溃。

汪江月嘲笑高大海这辈子和当小三的女人有缘。

问题是儿子张光华受到的打击更厉害,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原来美好的一切似乎都成了浮云。

汪江月的话有些危言耸听。

菜上来了,三个人一边吃饭。

汪江月叹道:“王莉,我说的句句是实,自杀的这个女人的孩子我现在替她养着,另一个受到刺激精神出现了问题的女人后面会怎么样,不好预测,我不希望你是下一个。”

“我不会的。”

“那是这事没发生在你身上,要是发生在你身上就不一样了。你看你现在没事,并不意味着你将来没事。张高生个人账户全部被冻结,所有的账户往来都会一清二楚,他一年的收入是有工资可查的,到时候你们的事就会浮出水面,任何东西可以作假,,唯独财务来往是不行的。”

王莉脸色苍白,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意识到了自己处境的危险了,和刚刚的气势明显不同。

“那你说该怎么办?”

汪江月说:“我不是监察人员,对办案程序不懂,违法必究,这是根本。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张总是我的同事,我不希望事态扩大化,我们得爱护我们的同事,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我不要去他们家找他老婆?”

汪江月反问她:“你说呢?张总的罪过不至于死,大不了就是几年,至于孩子的问题等他的事情水落石出他自然会考虑,你现绝对不能火上浇油,这样只会让事情对你更不利。”

“好吧,听了你的话明白了,我听你的。”

“王莉,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能怨别人,女人选择小三这个角色注定会是悲惨的人生。”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