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刑天缓缓抬起头,赤红的眼珠看向对面的花无痕,阴沉笑道:“哦?是你说自己是天下第一?”

“是又如何?”花无痕冷冷道。

此时,雷刑天却是仰天狂笑,笑罢之后,雷刑天忽然出掌,掌风夹杂一股阴煞、凶戾之气,轰向对面的花无痕。

花无痕方才大败沈傲天、释无敌、东方御天和李凌四大高手,正是春风得意,又岂会将一个区区的雷刑天放在眼里。只见花无痕冷哼一声,右掌轻轻抬起,迎上了雷刑天的掌风。

可是下一刻,双掌相交,花无痕竟是脸色剧变,掌力一交,他感觉雷刑天的掌力竟是狂霸无比,掌劲之中还夹杂了一股阴煞、冰冷之气,让人防不胜防,随后,花无痕为了化解雷刑天的掌力,身子竟是不由向后面退出五步。

此时,雷刑天一动不动,看向对面的花无痕,冷冷道:“怎么?现在你再说说,谁才是天下第一?”

一掌被雷刑天挫退,花无痕脸色一沉,屈辱之中,更添三分狂性,心道:“雷刑天的修为为何会突飞猛进到这个地步?他刚才那一掌,掌力雄浑霸道,而且掌劲之中夹杂了一股凶戾阴煞之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凌、释无敌和东方御天三人见状,心中也是震骇无比,三人都曾与雷刑天相识,对于雷刑天的修为,他们也是比较了解的,雷刑天虽然厉害,可是却远不是六圣的对手,可是雷刑天此时此刻显示出的实力却是远胜六圣,这让三人疑惑重重。

李凌心中忖道:“当初在深谷之中,雷刑天夺得了八柄神剑,难道他真的突破桎梏,修成了八剑之中暗藏的天书奇功?不可能。焓槠婀Σ┐缶,雷刑天没有天书总纲引导,如何能贯通八卷天书,成就无上妙法?”

释无敌见状,却是低声对旁边的两人道:“小子,臭蛇,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管雷刑天是为了什么目的而来,总而言之,他现在出现对我们是有利的。趁现在,我们赶紧运功疗伤,冲破气海封印才是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啊。”

李凌、东方御天闻言,微微点头,随后便开始收敛心神,凝气冲穴,意图以最短的时间,冲破体内封。指葱尬。释无敌见状,也不再多言,开始运气疗伤。

而场中气氛却是低沉到了极点,雷刑天和花无痕对视而立,周围的禁军见状,却是自动站成一圈,将所有人都围在了中间。

花无痕看看已经走远的正道众人和神宗之人,心中怒气难抑,随即冷冷道:“雷刑天,今日敢来皇宫坏我好事,那就把命留下吧。”

雷刑天此时却是阴沉一笑,笑声之中充满了诡异。“花无痕,休要废话,我今日既然敢来,便没有将你和你手下这些废物放在眼里。以我如今的修为,若是我想离开,谁能挡我?”

说罢之后,雷刑天冰冷目光扫过在场众人,众人如堕冰窟之中,背脊之后自动升起一丝寒意。雷刑天却是没有说谎,方才雷刑天御剑而来,视数万禁军如无物,如今若是他想走,也却是没有人能够阻拦。

花无痕此时却是冷笑起来,笑声之中充满了疯狂与战意。“既然如此,那孤王便领教你的高招!”

雷刑天头微微低,眼眸之中露出一丝血光,狂啸一声,随后便如野兽一般,扑向了对面的花无痕。

花无痕见状,却是不屑道:“哼,果然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畜生!”随后,花无痕右手君子剑一转,剑气绵密而出,织成一张剑气之网,笼向雷刑天。

雷刑天刚刚扑出两步,便感觉周围剑气密密麻麻,宛如一张无形的渔网,竟是挣脱不得。

此时,一旁的李凌分心旁顾,心中忖道:“花无痕的修为已臻化境,已经练到至阴反阳、至阳化阴的地步,他使出的剑气既可以如大周天剑指一般无坚不摧、吹毛断发,也可以像现在一样至阴至柔、如丝如网,如此阴阳相合、可刚可柔,实在厉害!可是道无极前辈曾经说过,天下武学和功法,都有阴阳刚柔之分,越是极端的功法,对自己的身体也伤害也越大、也极易产生心魔。可是花无痕既然能参悟阴阳之变,看来,他修习的道心种魔**,也是一种调和阴阳的功法。”

其实,正如李凌所想,花无痕修习的道心种魔**,本来是花家的一位先祖从上古遗谱中参悟所创的。因为世间功法万千,可是各有利弊,若是阴阳调和循序渐进的,却是修行速度太慢,若是修行速度极快、威力极大的,又容易产生心魔,所以,这位花家的先祖另辟蹊径,先修习至纯至圣的道门功法,等道门修为有一定的根基之后,再以纯正道体,滋养魔种,这样一来,便能同时修炼至纯至圣的道力和至阳至刚魔力,成就圣魔之体,调和阴阳,成就不世奇功。

场中大战如火如荼,虽然花无痕的剑网绵密、黏劲十足,可是雷刑天施展的却是极为狂霸的神通,双手乱挥,便将无形剑网瞬间撕裂。只见场中的雷刑天狂性大发,双眼血红,身子弯下,双手双足撑地,龇牙咧嘴,一副凶兽的模样。

花无痕见状,心中震骇之余,身形却是不停移动,宛若一阵狂风飞花,让人眼花缭乱。此时,花无痕目光如电,仔细观察这雷刑天的每一个动作,心中忖道:“这是怎么回事?雷刑天乃是以前雷门之主,修习的乃是雷法一道,修为也不算差。可是如今,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凶猛强悍、出手敏捷至极、洞察力也远远超出了人的范畴,此时的他,不像是一名武道修者,而更像是一头野兽!”

有过一阵,花无痕身形稍微慢了一些,露出了一丝破绽。而雷刑天却如一头猛兽一般,瞬间便捕捉到了猎物的破绽,仅仅一个前扑,便冲到了花无痕身前,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凶戾之气。

“哼,受死吧!”随后,雷刑天高高举起右手,五指成爪,劲透五指,宛若一只锋利的爪子,猛然抓向了花无痕的前胸。

花无痕见状,脸色微变,随即右手一举,君子剑立刻横在了胸前。

下一刻,只闻场中发出“叮”的一声,花无痕手中的君子剑居然断作两截,而雷刑天五指也顺势抓在了花无痕的胸口之上。

眼见如此情形,花无痕眼中露出一丝难以置信之色,随即运转体内的真力,聚集在前胸之上,硬抗雷刑天的手爪。

雷刑天五指触及花无痕的胸口,眼眸之中立刻涌出一丝疯狂和嗜血之意,随即劲透指爪之间,意图撕裂花无痕的胸膛。

可是下一刻,雷刑天却是面色剧变,双眼之中也露出一丝恐惧之色,因为他发现,他体内的真力和精气神都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流失。雷刑天抬眼看看花无痕,却见花无痕眼中露出一丝疯狂之意,而在花无痕的胸口也形成一个黑色的气旋,竟是将自己的右手牢牢的吸住了。雷刑天微微一愣,随即失声道:“是……是吞天妖法?”

花无痕此时狂态高涨、双眼浸红、浑身魔气蒸腾,宛若一尊杀神降世,让人不寒而栗。“你以为自己得手了吗?哼,真是可笑!难怪你的修为进步这么多,原来你也修习了天书之力,而且似乎比独孤鸣身上的天书之力还要强大、还要狂暴,看来,你也得到了神剑,对吗?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你辛苦将这一身天书修为送了过来,那孤王就笑纳了!”

随后,只见花无痕胸口的吸力骤然加强,吞天**被提到了极限,雷刑天体内强大的天书之力化作血红色的符文逸散而出,尽数被花无痕吸入了体内。

就在此时,雷刑天却是爆发出了一阵狂笑声,笑声之中充满了疯狂。

花无痕见状,却是眉头一皱,冷冷笑道:“你笑什么?”

雷刑天面容开始变得扭曲起来,双眼瞳孔扩大,而且逐渐变成了血红色,脖子和脸上也长起了一些血红色的鳞片,全身上下也开始膨胀起来,体型逐渐扩大,背后一些尖刺一样的东西慢慢顶起,竟是将遮蔽身体的黑袍撑了起来。

花无痕见状,惊道:“这……”

就在花无痕惊讶之际,忽见雷刑天右掌猛然一挥,竟是挣脱了花无痕的吞天**,击中了花无痕的胸口。花无痕吃惊之下,身体如被一股巨力击中,竟是倒飞而出,跌落在了禁军队伍之中。

等花无痕站起来的时候,雷刑天已经彻底露出了一副让人震骇的样子,此刻的雷刑天宛若变了一个人似的,赤面獠牙、暗红瞳孔、身高体壮,而且在背后,却是插着八柄形状各异的神剑,而且每一柄神剑的剑身都是赤红如血,而且散发着一股让人心悸的邪煞、血戾之气。

花无痕见状,面容微微一变,冷冷道:“哼,难怪你的修为能突飞猛进至此。,你已经走火入魔,修习九剑天书不成,反被神剑控制,沦为剑奴,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雷刑天此时却是嘶哑道:“哼,什么样子并不重要,只要能打赢你,老子便是天下第一,哈哈哈哈……”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