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龙人!”烛午和应穷武听到祝荣的话,顿时转身看向聂天,齐齐惊叫一声。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站在自己身边的年轻人,竟然会是传说之中的牧龙人。

“嗯。”聂天并不否认,点了点头,说道:“她的血脉崩溃,正是因为受到我的血脉力量的激发。”

祝荣目光微微一颤,显然也是非常震撼。

虽然他已经猜出聂天的身份,但后者亲口承认,仍然让他十分震惊。

“你为什么会在霜儿身边?龙族到底发生了什么?”祝荣十分镇定,深吸一口气之后,沉沉问道。

聂天一脸沉肃,将龙族之事说了一遍。

虽然其中很多事情都是他的猜测,但他基本上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这么说来,此时的龙皇大人,已经被人控制了。”祝荣听完聂天所说,一张脸阴沉似水,眼神之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怪不得,龙皇大人最近一段时间的处事风格如此怪异。”烛午震撼不已,沉沉说道。

“龙族第一禁忌出现,难道龙族真的难逃灭顶之灾了吗?”应穷武一脸低沉,眼中分明带着难掩的畏惧。

“牧龙人和帝业墟同时出现,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祝荣却是盯着聂天,沉沉说道:“老夫相信,唯有牧龙人,才能化解龙族之劫。”

聂天不由得脸色一变,没想到祝荣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其实他只是空有牧龙人的身份,至于牧龙人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完全不知道。

“圣龙使前辈,恕我直言,若想化解龙族此次劫难,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还要请三位圣龙使和祝如霜前辈帮忙。”聂天冷静下来,重重说道。

“牧龙人,以你现在的实力,难以扭转大局。”祝荣也不避讳,目光转向祝如霜,说道:“或许一切的关键,还在霜儿身上。”

“若是祝如霜前辈能够恢复,确实对大局影响很大。”聂天立即点头,但脸上却满是担忧之色。

祝如霜的实力,他已经亲眼见证了,绝对是龙族巅峰强者。

但可惜的是,现在的祝如霜处在血脉崩溃状态,能活下去就是大幸了。

“二位,龙族已经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身为圣龙使,理当为龙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突兀地,祝荣看向烛午和应穷武,目光决然地说道。

烛午和应穷武互望一眼,又看了看昏迷在地的祝如霜,马上明白祝荣的意思,坦然一笑,说道:“祝兄,我们的血脉已经被剥离得差不多了,早已是腐朽之躯,能在死之前,为龙族的生存尽最后一份力,死而无憾!”

一句死而无憾,让两人的身上多处一分悲壮。

“好,那就开始吧!”祝荣爽朗一笑,随即一步踏出,抓起地上的炼龙锁。

烛午和应穷武两人也走上前,紧紧握住炼龙锁。

“三位前辈,你们要干嘛?”聂天被眼前一幕唬得一愣,不禁疑惑问道。

“帮她恢复血脉。”祝荣嘴角扬起,淡淡笑道。

“恢复血脉?”聂天再次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聂天,这三人是要以自己的血脉之力,注入祝如霜的体内,帮她稳住血脉,同时增强其血脉。”小肥猫早就明白过来,沉沉说道。

“这……”聂天愕然一愣,惊问道:“那三位圣龙使会怎样?”

“会死。”小肥猫并不忌讳,直接说道。

聂天眼神剧烈一颤,整个人呆滞当。皇彼挡怀龌袄。

他没想到,为了帮助祝如霜,三位圣龙使竟然会选择自我牺牲!

就在这个时候,三位圣龙使已经开始了,他们竟是通过炼龙锁,强行从炼龙石之中吸收被剥离的血脉之力,然后注入祝如霜的体内。

被剥离的血脉之力,再次被吸收,一正一反之间,三位圣龙使要承受双倍的血脉压迫。

但他们强忍着,努力坚持。

就在此时,聂天感觉到祝如霜体内的血脉之力开始变得狂暴,在三股血脉力量的冲击之下,不停地暴涨,好似要冲破极限。

“不好!”聂天脸色顿时一变,照这样下去,祝如霜的武体是承受不了的。

“聂天,你的牧龙之血可以帮她稳定血脉。”就在此时,小肥猫急急开口,大声喊道。

“好!”聂天会意,答应一声,随即释放体内鲜血,化作血雾笼罩在祝如霜身躯之外,助其稳定血脉。

很快,祝如霜的血脉之力稳定下来,原本微弱的气息不停变强,整个人的气势越来越恐怖,竟有冲天之势。

片刻之后,三位圣龙使已是精疲力。枞恍橥。

烛午和应穷武两人,当场坐化,陨落归天。

祝荣随是奄奄一息,却还保留着最后一口气,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聂天帮助祝如霜稳定血脉,后者很快醒转过来,身躯释放出一股滔天之势,体内爆发龙吟之声,惊天动地!

“前辈!”看到祝如霜醒来,聂天喊了一声,然后身躯一晃,倒退了数步。

帮助祝如霜稳定血脉,他也承受了极强的压迫。

幸运的是,祝如霜最终血脉恢复过来,而且气势比之前强了很多。

“是你!”祝如霜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行将朽木的祝荣,双瞳猛然一颤,惊叫一声。

“霜儿,为父欠你的,还了。”祝荣嘴角微微扬起,平淡的眼神带着一种超脱和释然。

许久以来,压在他心头的负担,在这一刻,终于放下了。

“不!”祝如霜突然明白过来,仰天大叫一声,如狂兽一般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你救我?”

在她激发极限打破炼龙谷禁制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但是祝荣,竟然不让她死!

任何人救她,她都能接受,唯独祝荣,不可以!

“霜儿,你和圣光易天的孩子……”但是此时,祝荣却颤声开口,艰难无比,沧桑的面庞都扭曲了。

“我的孩子,怎么了?”祝如霜眼神一颤,不明白为什么祝荣会在此时提起这个。

“那个孩子,还活着。”祝荣用尽全身力气,说道:“你去找,找,找圣光,御宇。”

说完,他眼中的最后一丝光芒消散,身躯缓缓落下,归于尘土。

祝如霜如遭雷击,当场愣。盟剖话。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