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阳随楚九九返回圣崖之后,相对盘坐。

畅聊许久,规划未来,也探讨一些隐秘。

“我听老祭酒所言,当年人族为仙界主宰,后来凭空降下圣光,抹杀了人族第三和第四境的至强者,以至于人族地位,节节降落,你可知原因?”

楚阳询问。

他感觉,当初的事情,应该和圣崖有关。

做为得到圣崖传承的楚九九,应该知道一二。

“仙界传说种种,老祭酒所知也仅限于传说和他自身的推测罢了,不过我可以肯定一点!”楚九九神情凝重,“圣崖先出现,之后才有人族大能抹杀之事!”

“圣崖原本的主人,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来自鸿蒙圣界,以他那样的强者,竟然坠落仙界,显然是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再加上你刚才所说,已经可以确定,抹杀人族的强者,定然与圣崖原本的主人有着仇恨!”楚阳推测,“抹杀人族至强,赐福三圣庭来压制人族,可以确定一点,圣崖原本的主人,即使不是人族,也定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一点很容易想到,甚至可以推测出更多的东西!”楚九九点头,神情严肃,“仙界人族,即使再强,也不过是至强四境,对于圣崖主人的敌人来说,又有什么用?为何要让三圣庭压制?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监视!”楚阳瞳孔一缩,“圣崖的主人,没有死亡!”

顿时,两人沉默。

过了片刻,楚九九以自身的推测,还原当初的情况:“当年鸿蒙圣界两位绝世强者发生大战,圣崖的主人被重创,跌落天荒仙界,隐匿沉睡。可另外一位强者也受到了重创,却利用仅有的圣力,抹杀了人族顶端战力,扶植三圣庭,监视人族。监视的作用何在?就是预防人族得到圣崖的传承。得到之后又如何?抹杀?若如此简单,根本就不需要。或许……!”

“传承出现,只有一种可能!”楚阳心头狂跳,顺着楚九九所言道,“圣崖原本的主人,伤势太过沉重,依靠自身,恐怕恢复无望。否则,根本不需要将他的传承显现出来,只要自身伤势恢复一部分,就可以自己挑选传人,同时也可以将三圣庭直接抹杀,根本用不着暴露自身。”

楚九九沉吟道:“他自身恢复无望,就挑选传人,将来助他恢复。”

“如今已经暴露,紫天涯等人会不会沟通鸿蒙圣界?”

楚阳心中一沉。

“即使能够沟通,暂时也应该没有危险!”楚九九道,“否则,那位就直接追杀下来了,也不至于扶植三圣庭。恐怕那位,当初也受到了重创,不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岂能没有什么动静?”

“希望如此吧!”楚阳说着,灵机一动,“你还能进一步掌控圣崖的权柄吗?”

“可以,只是太过艰难!”楚九九苦笑,“初始掌控时并不困难,可到了后面,就困难重重,每多一分权柄,就会耗费数千倍的时间。以我估算,要想达到一半的权柄,没有百万年,根本不可能,至于完全掌握,几乎无望!”

“如此而言,暂时没有危险了!”

楚阳忽然说道。

楚九九一怔,默然点头。

他还能继续掌控权柄,就说明圣崖原本的主人让他如此,或者说已经无力,不管哪种情况,对他们而言都是好消息。

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也只是推测罢了,具体真正的情况如何,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有些事情,无能为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久之后,楚阳让对方打开虚空通道,他将河图洛书召唤而来,把无始大帝、狠人大帝、李逍遥、包黑子、秦琼等人全部放了出来,让他们在这里修炼。

毕竟这里的修炼条件太好了。

不但有着浓郁的先天灵气,还有无尽的各种灵草,而且这里还有着一重重空间,哪怕他们十余万人,也搓搓有余。

至于圣崖异象,已经彻底收敛。

坑杀了一批,也足够了。

“此为楚九九,至强第四境,目前而言,我们人族之中境界最高者!”楚阳指着盘坐在云床上,头顶上演化种种神通,万千道法,大道玄奥的楚九九,又道,“接下来的几年时间,我和他会轮流给大家讲道,尔等认真听好了!”

这是一座山峰,云光笼罩,神曦洒落,蕴藏着圣道气息。在山顶之上,建立一座宫殿。

在宫殿前方,是两张云床,楚九九和楚阳左右盘坐。

前方是巨大的广。愠≈,是直通山下的白玉阶梯。

霞光笼罩,道韵流淌。

哪怕无始大帝和狠人大帝,此刻都十分认真,他们这等强者,有无敌的信念,却也知道,目前而言,需要吸收大道之言。

认清自身,吸收万物,方能快速成长。

嗡嗡嗡!

楚阳盘膝闭目,头顶上,却喷出一道玄光,演化出一方世界,高悬头顶,内里演绎重重神通,无穷仙法,还有演化出的法则之道。

以直观之法,让众人观看。

甚至到了最后,虚幻的世界笼罩而下,让众人沉浸其中,各自吸收对自身有用之道。

就连楚九九都沉浸了进去。

楚阳本体修为虽不强,只是金仙圆满,可他的境界之高,丝毫不差楚九九,认知之广,神通之多,就连楚九九也要甘拜下风。

三年一晃而过。

这期间,不停的有人突破修为,迈入更高层次。

特别是秦琼、聂风和步惊云,修为突飞猛进,不但一举进入了金仙之境,而且达到了圆满,看似和楚阳修为相当,可他们却挡不住楚阳一根手指头。

无始大帝和狠人大帝,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隐隐有突破小境界的趋势。

楚阳收了虚幻的世界,示意楚九九讲道,他也不客气,直接催动无上道音,响在耳边,传入心神。

楚九九知道,这都是楚阳的跟班,自然一点也不藏私,拿出了真正的东西。同时,他操控圣崖之力,汇聚而来无量的先天灵气,化作一朵朵莲花,落入听道者体内。

圣崖之内,灵气无。蛭幸患奚洗笃,时刻抽取虚空之气,转化成先天之力。

以楚阳推测,那所谓的无上大器,恐怕是混沌至宝一个级别的存在。

又三年过去。

看着一个个不停的突破,修为精进,领悟神通,楚阳颇为满意。李逍遥、拜月教主、少司命等人,表现的都很明显,进步飞速。

“我的圣道之圣痕,还差一层!”

楚阳叹息。

用了六年时间,依然没有彻底的恢复。

特别到了后面,圣痕如附骨之蛆,极难清除,只能一点点的消磨。除非唤醒道魂,否则,短时间内,想要彻底愈合,几乎不可能。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楚阳打定主意,向楚九九传音。

“去哪里?有无危险?”

楚九九连忙询问。

“接收至尊墓葬的一切!”

楚阳取出了一块令牌,正是当初在至尊墓葬得到的至尊令,通过令牌,可进入至尊墓葬。

“也好!”

楚九九一怔,不禁笑了。

“这里就交给你了!”

楚阳交代一句,让楚九九打开一个虚空通道,他就催动了至尊令,身影凭空消失!

:。: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