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清宫中,太子朱厚照毫无形象的扯着苏默,一个劲儿的追问今晚上发生的事儿,满脸的好奇兴奋之色。

有了朱厚照的出现,那边张符宝也不好再闹腾了。张真人又要赶着去见弘治,自然而然的也就散了场。朱厚照便和苏默一起,跟着蒋正等一干禁军侍卫再次回到了乾清门这边。

只不过这会儿弘治帝正接见张真人呢,却是一时半会儿没空搭理他,趁着这功夫,朱厚照先是将今晚围绕着苏默发生的事儿说了。

可之前他正满院子找苏默不果,最后只得悻悻回去歇了,又哪里真个了解事情的细节?所谓讲解,不过就是半靠打听半靠想象,离着真相早不知十万八千里去了。嗯,与其说是讲述事实,倒不如说是评书演绎更加确切。

但饶是如此,也让苏默不由的心中复杂,一时间久久的沉默着,未发一言。

他完全料不到,图鲁勒图竟然为了他做到了这种地步。那分明就是抛却了一切,如果救不出苏默来就抱定了同死的念头,才可能做出的疯狂举动。

美人情重,一至于斯。他苏默何德何能,又将用什么来回报这份深情?

至于说后面还牵扯到两位国公,以及那位徐太师,这就更是一份巨大的人情了,令他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温暖。

朱厚照将“故事”讲完了,便迫不及待的问起他的经历来。对于苏默竟神奇的跑到太真阁去了,还跟鼎鼎大名的张真人起了冲突,甚至是里面还牵扯出了张真人的宝贝闺女张符宝,这种种件件的事儿,于朱厚照而言,简直充满了新奇和有趣儿,若是不能知道细节的话,那简直就如同百爪挠心,怕是几个晚上都不要想睡着了。

可偏偏苏默老半天一言不发,这可把朱厚照急的。ё潘洗谙绿,抓耳挠腮的。

苏默被他转的眼晕,终是忍不住抬头乜他,没好气的道:“你属猴儿的吗?跳来跳去的,当自个儿是齐天大圣啊。”

朱厚照也不恼,反倒大笑道:“是极是极,某家便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是也!妖孽,还不快快从实招来,否则热闹了孙爷爷,定要一棒打出你屎来。”

这个时候,吴承恩的《西游记》虽远未现世,但是关于神奇的石猴和唐三藏取经的故事却是早有流传,不过那话本的名字却是《西游释厄转》,也算的是民间耳熟能详的段子了。

这小太子最是喜欢热闹新奇,自然也早惯熟了的,此刻顺势演作孙悟空,却竟也是有模有样。

只是一个堂堂大明太子,竟然扮作伶人做戏,这份不伦不类、毫无皇家仪表,也真个是千古未有,后世难寻了。

苏默忍不住扶额叹气,对于这个逗逼小太子也是没辙,满满的全是挫败感啊。

只是被他这么颤着一逗,先前大半的忧心郁闷倒是散去大半。又想起该发生的事儿终究现在算是平息了,自己便再如何在这担忧也是无用,索性便也放开了心怀,不再多想了。

眼见朱厚照两眼放光的又开始追问,眼珠儿转转,当即便答应下来,开始讲述这一晚上的奇遇。

此次和张真人父女的交汇,确实可称得上奇遇了。苏默又是个擅长讲故事的,心中既然存了演绎戏弄的念头,登时将一番际遇讲的悬念百出、*迭起,把个小太子听的小脸儿涨红,两手紧握,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殿外,太监刘瑾一手吊在脖子上,顶着满头满脸的淤青,忍不住的侧耳倾听。起先还是满脸的怨毒,打算着好好听听,说不定就能拿住那对头什么话头,到时候定要他好看。

然则,听着听着,却也不知不觉中便入了迷,直到被人一巴掌扇到头上,差点没一个趔趄栽倒地上,这才猛然警醒。

好容易站稳了身子,却随即便是一股邪火猛地冲上天灵盖,心中简直怒不可遏。

妈了个蛋的!是谁?!刘太爷是不是这阵子真的流年不利,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对自个儿无礼了?扇自己脑袋?他喵的,这是要找死吗?

呃,等等!也是。夤,或许有那敢背地后骂自己的,甚至诅咒他的,但谁敢这么狂妄的扇自个儿脑袋。

想到这儿,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抬头看去,不由的顿时就是一哆嗦。脸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一时间竟都不知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了。

“杜……杜总管,小的……小的刘瑾,给……给您请安了。”敢扇他巴掌的,可不是绝对是有资格的嘛。大内总管、弘治帝随身大太监,杜甫!别说这位爷扇他一巴掌了,就是给他一刀咔嚓了,也跟捏死只蚂蚁差不多了。

刘瑾简直快要哭出来了,自个儿这阵儿难道真是万事不遂,流年不利不成?这都倒霉成这样了,站个班儿还要被这尊大神欺负。

“小兔崽子,胆儿肥了呐,连主子的墙角儿都敢听了,这又是哪门子的规矩?”杜甫脸上似笑非笑,眯着眼盯着他淡然道。

刘瑾闻听这话,顿时吓的是魂飞魄散,噗通一声就跪下了,惨嚎道:“公公饶命。〉奶斓ǘ膊桓叶灾髯硬痪窗。之所以方才那般,实在是里面那人太过狡诈奸猾,生恐小主子年幼不察,被其哄骗,实在是一片赤忱之心,还望公公明察啊。”说着,咚咚咚连连叩头不已。

杜甫哦了一声,就那么点点头,竟然不置可否了。抬脚往台阶上走去,待要进殿之时,却又忽的停下,回头上下打量打量他,嘴角微微勾起:“罢了,算你是一片忠心。不过始终要记得本分才好,可莫要忘了此番的教训。那位既得了陛下和太子的看重,又岂是你这泼才可以随便揣测的?”说罢,再不理他,举步进了大殿中去。

外面,刘瑾垂头丧气的爬了起来,低头看看自己吊着的胳膊,再想想杜甫刚才微露的口风,不由的顿时惊出一身的冷汗来。再看向殿内的眼神中,满满的全是惊骇恐惧之色。

此番的教训?可不就是教训嘛。他白天为了抢功,结果功没抢到,却被苏默胖凑了一顿,好悬没给打出翔来。

回到自己屋里直直*了半下午功夫,这才勉力能爬起身来。结果听闻太子竟尔给打发去了自省阁那边去了,而且还是跟那个苏默一起的,顿时再也顾不得身上疼痛,拖着一身的伤就急火火的跑了去。

自省阁那边可是谷大用的地头儿,他和谷大用、张永、罗祥等人,都是曾经服侍过朱厚照的伴当。

因着弘治帝用心国事,张皇后又心念女儿的病情,朱厚照整个童年便全是在他们几个的陪伴下度过。所以,对他们几个极为亲厚。

然而这种亲厚也是有个远近的,便是成年人有意为之,也不可能真个一碗水端平。更不要说朱厚照不过才区区一个十岁多点的童子,那自然是谁在眼前晃悠的时间多点,谁就更亲近些了。

也正是如此,几个人虽然同是服侍过太子,但最后成为贴身伴当的,却只有他刘瑾一个。其他人诸如谷大用、张永、罗祥等人,虽仍属东宫奴仆,却也另有差事。

这就使得其他几人多了几分心思。要知道,朱厚照那毕竟是太子。太子是什么?是储君。储君,未来的君王,九五之尊!

只要能一直把持着这个大伴的身份,那等太子登基的那天,这个大伴可不就是如今杜甫的位置了?那绝对是太监界中的最巅峰了。

而在这之前,太子身边究竟最终会留住谁?谁将笑到最后,那便都完全看个人本事,以及太子的态度了。刘瑾虽然现在名义上占着这个位置,但那并不保险,毕竟离着太子登基,怎么看也不是短时间内的事儿。

如此,夜长梦多,谁敢保证不会有什么变化?如今自己不在身边,太子又去了自省阁,那岂不是给谷大用那家伙钻了空子?这简直让刘瑾急的要跳脚了。

要知道他日防夜防,就是防着这些个昔日的同伴呢。包括苏默在内,若不是因着这点心思,他又哪会如此疯了似的针对他?

总之,一切对他未来大内总管位置有威胁的,都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必须消灭!别说只挨了顿打,全是皮肉伤,就算是断胳膊断腿儿,也要赶过去,不能给旁人钻了漏子不是。

话说,刘公公可是太监界中有数有理想的几位。正如苏默那句话说的那样,刘公公现在就是一条有理想的咸鱼了。

有理想的咸鱼必须要坚强,必须要坚持,轻伤不下火线!

于是,他成功的赶到了小太子的身边,并且成功的以各种嘲讽、挖苦,以及无下限的攻击,将谷大用驱逐到了一边,重新得以站到了未来大腿的身边。

唯一出乎意料的是,那个重大的威胁苏默,竟然说是失踪了,这让刘公公又是开心又是嫉妒。

开心的是,那个让他感到甚至比昔日几个兄弟威胁还要大的家伙,总算没能趁虚而入;嫉妒的是,小太子显然因为此事很是不开心,一个劲儿的在屋里唉声叹气。

刘瑾表面上跟着安慰不已,心里却乐开了花一般。然则好景不长,很快外面便传来消息说,那苏默竟然不知怎的跑到一旁的太真阁去了,还闹出了好大的动静。

结果小太子听了当即大喜,急吼吼的便冲了出去,甚至听闻苏默是翻墙过去的,当即就指挥着刘瑾找了了梯子爬了上去。

主子过去了,当奴仆的,尤其是怀着伟大理想的奴仆,怎么可以不时刻随在左右?

所以,饶是刘公公看着那高墙再如何战战兢兢,浑身哆嗦的话都说不出来,也还是咬着牙随后爬了上去。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即将爬上去的那一刻,主子爷忽然被人凭空拎过去了,这可把刘瑾吓的差点没昏过去。想也不想的就加快了速度追上去。

可又一个万万想不到,没人再来拎他,迎接他的,却是一双从天而降的大脚,狠狠的将他刚刚搭上墙头的胳膊,如同踩树枝般,咯嘣就那么一下……

这便是所谓的同人不同命吗?此刻,想着种种发生的一切,刘公公心中满是苦涩和颓败。

那个苏默,竟原来连陛下都看重的吗?自己只当没资格跟太子爷做比,原来,便是跟那个苏默,也是同样没有可比性啊。

这一刻,刘公公忽然有种醍醐灌顶般的明悟。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

上一章 回到目录 加入收藏 添加书签 回到顶部 下一章